您的位置: 项城在线 > 报价资讯 > 正文

客观理性看待中国的总体负债率 习主席贡献中国智慧阐明中国主张

17/05/06   来源:http://www.blepon.com  作者:皇冠论坛 
  

  海外网5月9日电 据证券日报,近期,一些境外机构和媒体又开始担忧中国的债务问题了,称中国遭遇到了与2008年美国同样的“明斯基时刻”;境内也有学者借用“明斯基时刻”这个概念。那么,中国的债务压力究竟如何?是否到了不可自拔的程度呢?

  按照公开统计数据计算,2015年中央和地方债务余额约为26.2万元,除以当年GDP总额,总负债率是38.7%,不算很高。但地方政府负债率达到23.6%,属于偏高区域。还有人估算地方政府的债务率超过100%。2015年8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报告称,2014年末中国实体部门(不含金融机构)的债务规模为138.33万亿元,实体部门杠杆率为217.3%。

  “天下兼相爱则治,交相恶则乱”“凡益之道,与时偕行”——2015年12月16日,当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面向世界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多位嘉宾引经据典、娓娓道来时,中国--浙江--乌镇,这个“粉墙黛瓦的千年古镇”,此时此刻也同步奏响了互联网世界的中国强音。

  习主席发表了25分钟的脱稿演讲,这25分钟对于世界互联网发展来说是极具历史意义的25分钟。

  汇丰银行测算的结果是,截至2015年,中国债务规模与GDP之比达249%。一部分是对外债务,国际清算银行计算为8770亿美元;另一部分国内债务,主要集中在企业(尤其是国企)债务。截至2015年末,政府债务与GDP之比为44%。如果将政府的或有负债包含在内,政府债务总规模与GDP之比会扩大至接近64%;但即便是按照这一水平来看,政府负债总体仍属可控。

  尽管这些数据的口径有些区别,但都反映出中国地方债务水平偏高和企业债务负担偏重的现实;但另一方面,中央政府债务率很低,居民债务率很低,大有调节余地。针对这些问题,2016年,中国政府鲜明地提出并扎实地落实“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政策,高度重视低效债务、冗余债务、风险债务问题,也采取积极措施弥补短板,释放改革红利。其中一项重要改革诉求,就是大幅度提高直接融资比重。通过扩大资本市场规模,拓展资本市场深度,将大量的储蓄资金转为股权投资,是我们具备的优越条件。

  截至目前,我国直接融资占社会融资总规模的比重仅为13.9%,这一数据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甚远,如美国,2015年直接融资规模占比超过80%。中国完全可以通过制度调整,扩大直接融资的比重,降低实体经济的债务负担。

  笔者认为,考察中国政府和企业的负债率、杠杆率问题,既要看国际上的一般经验,也要看本国具体实际;就国内不同地区、不同行业来说,也有很多不同的情形。负债压力大不大,杠杆率高不高,关键还是看资金使用的效率如何,看经济结构和融资结构调整的空间多大。

  在美国很流行的“明斯基时刻”是个什么概念呢?简单说,就是资产骤然大幅贬值,债务大范围违约,金融危机即将引爆的时刻。因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1919-1996)首先提出,所以用他的名字命名。明斯基及其思想因2008年金融危机而名噪西方学界,其逻辑关系大致可以概括为:投资波动是经济波动的主要来源,而其微观基础便是金融不稳定性,即借款人和贷款人的风险波动。这个说法有一定参考价值,但也谈不上有多么高深的内涵。

  对任何一个经济体来说,发展经济都需要负债。从2000年到2015年,全球经济都是在债务的基础上发展的,债务基本是GDP的3倍以上,部分发达国家甚至是3.8倍。可以说,债务风险在任何一个经济体都是客观存在的;但风险会不会像暴风雨一样来临,其实是由经济体系、社会风气、人民心态的叠加成效来决定的。

  美国社会长期寅吃卯粮,人们无节制消费和浪费,金融寡头贪得无厌、翻云覆雨,危机不来反而是奇怪的。而中国,不仅总的负债率可控,而且,外债在世界主要经济体范围内较低。同时,中国GDP的总量在全球排第二位,解决债务问题的手段也比其他国家多。

  可以说,虽然中国存在“债务风险点”,但不具备“严重债务风潮基础”。

  笔者认为,不断涌现出来的各种危机概念,作为对全球经济发展中新问题的思考和提出警示,本身是值得尊重和重视的。但如果拿这些概念硬套在所有新兴经济体身上,则会编织出一张“失真的全球画卷”。

  在这25分钟里,习主席回顾了世界和中国互联网发展历程,传达了中国自信,展现了大国气派。1969年,互联网在美国诞生,46年后,“互联网让世界变成了‘鸡犬之声相闻’的地球村,相隔万里的人们不再‘老死不相往来’”;1994年,互联网接入到中国,21年后,中国以6.7亿的网民规模跃居全球首位,中国已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宽带网,全球十大互联网企业中国占据4席……中国成为无可争议的世界互联网大国。这些数据背后,是中国政府、国际组织、互联网企业、技术社群、民间机构、公民个人等各个主体坚持不懈努力的成果,是世界互联网先进技术、理念、文化等多方汇聚、智慧集合的成果。

  “让互联网发展成果惠及13亿多中国人民,更好造福各国人民。”这是中国面向世界的郑重承诺;“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推动互联网空间互联互通、共享共治,为开创人类发展更加美好的未来助力!”这是一个历经沧桑的文明古国在长期历史积淀后提出的有力倡导。

  在这25分钟里,习主席指出全球互联网面临的问题一针见血,直面共同难题,体现大国担当。“不同国家和地区信息鸿沟不断拉大,现有网络空间治理规则难以反映大多数国家意愿和利益”“网络监听、网络攻击、网络恐怖主义活动等成为全球公害”这些问题,不是哪一个或一部分国家的个别难题,而是大多数国家都要共同面对、共同解决的全球性问题。这些问题,由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网民规模全球第一的中国国家元首提出,在表达担忧的背后,更有与世界各国人民共对问题、共商对策、共解难题的责任与担当。

  “维护网络安全不应有双重标准”。网络空间应全球共建、全球共享,网络安全秩序也就应该全球共商、全球共立。只有共享共治,才能保证互联互通的安全进行。当今世界,有的国家和地区为维护自身利益作出有违互联网开放平等的守则,违背“互联互通、共享共治”的理念。习主席的讲话引发世界互联网领域的共同思考,更得到了业界的普遍赞誉!

  在这25分钟里,习主席为推进互联网全球治理体系变革,阐明四项原则,提出中国思考。“尊重网络主权、维护和平安全、促进开放合作、构建良好秩序”的四项原则,在这次演讲中完整提出。这是中国参与互联网全球治理的经验提炼,是具有普世性的国际性话语表达。如何共建法规、维护秩序、确保网络运行安全与自由,是各国都在思考的重大命题。中国在此时审时度势提出“变革”,为解决这一问题提出了新思路。

  这种“变革”,首先是“尊重主权”,尊重《联合国宪章》确立主权平等原则,并将“其原则和精神”同步“适用于网络空间”。当一国把对互联网治理变革的思考,主动纳入国际法则之下,纳入对他国主权尊重的前提下,无疑使这样的“变革”更具正当性和可操作性。在“尊重网络主权”原则后,习主席提出“网络空间,不应成为各国角力的战场,更不能成为违法犯罪的温床”“坚持同舟共济、互信互利的理念,摈弃零和博弈、赢者通吃的旧观念”“要坚持依法治网、依法办网、依法上网,让互联网在法治轨道上健康运行”等内容,则成为“维护和平安全、促进开放合作、构建良好秩序”等其他三个原则的有力支撑,与“尊重网络主权”的原则共同构建起互联网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总体框架。

  中国的发展有自身独特的逻辑。中国经济发展有政治制度优势,有区域互补优势,有内部市场潜力,有技术升级空间,还有国际合作需求,但需要加强法治化和深度市场化。这才是中国经济的真实“性状”。

  在这25分钟里,习主席为倡导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提出5点主张,贡献中国智慧。习主席提出:“加快全球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互联互通;打造网上文化交流共享平台,促进交流互鉴;推动网络经济创新发展,促进共同繁荣;保障网络安全,促进有序发展;构建互联网治理体系,促进公平正义。”这五点主张,亮明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态度,强调“与世界各国一道”的合作愿望;这五点主张,提共性、讲共同、倡导平等、建议协商,充分体现中国传统文化“厚德载物”“海纳百川”等思想在信息化时代的传承,是互联网互联互通、包容开放、平等共享的本质体现,也是中国智慧对世界互联网发展和治理的最大贡献。

  在这25分钟里,习主席讲文化交流、说网络经济、提网络安全;在这25分钟里,习主席构建互联网治理体系、勾画未来发展蓝图;在这25分钟里,习主席唤起国际社会应肩负“共同责任”。这也正是本次盛会“互联互通、共享共治,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题中应有之意,这次世界互联网大会必将在世界与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史上书写光辉一页!(魏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