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项城在线 > 专栏 > 正文

山东地矿现抽屉协议 保持战略定力尤为紧要

17/06/14   来源:http://www.blepon.com  作者:足球直播网 
  

  6月10日,山东地矿发公告称,因重组方拒绝履行盈利补偿协议中的承诺,将山东地利、山东华源、北京宝德瑞告上了法庭。

  保持定力不是无所作为,更不要以为能天上掉“馅饼”。当前,我们要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场硬仗,让产品有市场,让企业有利润;同时也要把“底线思维”内化到骨子里,建立健全反应快捷、执行有力的风险防范机制,把一切可能的风险消灭在萌芽里

  一段时间以来,对中国经济的前景,一些人心里是没底的。这几天资本市场和人民币汇率出现波动,令部分专业投资者也开始不自信起来。面对较大经济下行压力,把困难预想得充分一些是必要的,但尤为紧要的是,我们还需对当前诸多经济问题的深层原因、对经济运行的现状和趋势性变化、对自身的潜力和机遇有客观清醒的认识,保持战略定力,积极有所作为。

  戏剧性的是,6月17日,山东华源称其与山东地矿大股东山东地矿集团、四股东北京正润存在盈利补偿补充协议,其补偿部分应由上述两家公司承担。由此,股东间的互相“扯皮”正式开始,而大股东对山东地矿的控制权,或将受到挑战。

  所谓“抽屉协议”,指“抽屉”未被打开前是在明面的合同上,规定好交易结构。风险一旦暴露,“抽屉”打开则是在交易结构背后会有反担保协议,此协议真正规定了风险的实质承担方,通常和明面协议的承担方不同。

  未达承诺业绩触发补偿

  6月10日,山东地矿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就重大资产重组部分发行对象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在证券交易市场购回应赠送股份不足部分一案,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山东地矿要求山东地利立即交付公司股份53.72万股,山东华源立即交付公司股份614.21万股,宝德瑞立即交付公司股份218.35万股。

  “公司也通过发函件的形式督促他们完成股份补偿,但他们拒不履行,公司只能通过司法程序寻求解决。”山东地矿董事会办公室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2012年底,ST泰复(后更名为现在的山东地矿)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向山东地矿集团控制的山东鲁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等8家机构与自然人以5.99元/股的价格发行3.01亿股,购买以铁矿石开采冶炼为主营业务的相关资产。重组完成后,ST泰复主营业务变更为铁矿石的开采、加工和铁精粉销售。

  根据重组时的业绩承诺协议,购买的重组方资产在2013年至2015年净利润数额将分别不低于1.28亿元、1.57亿元、2.14亿元。

  山东地矿2013年年报显示,购买的重组方资产2013年度扣非净利为1.29亿元,超过承诺业绩。但由于铁矿石价格大跌,购买的重组方资产在2014年出现1199.16万元的亏损,由此触发盈利预测补偿。

  根据业绩不达标的处理方式,公司以1元的价格向交易对手回购应补偿的股份进行注销。如该事宜未获股东大会通过等原因而无法实施,则将这部分股份赠送给其他股东。

  在5月28日山东地矿股东大会上,全额股份赠与方式以超过95%的赞成票获得通过。决议要求重组各方2个月内办理完毕股份注销的事宜。发行对象所持股份数不足以补偿盈利的,发行对象将在补偿义务发生之日起10日内,从证券交易市场购买相应数额的股份弥补不足部分。但上述3家公司仍未从证券交易市场购买差额部分股份。

  股东扯皮,抛出“抽屉协议”

  正当山东地矿向拒不履行股份补偿义务的山东华源、宝德瑞、山东地利提出诉讼时,三方重组时签订的“抽屉协议”曝光。

  6月17日,山东地矿公告,称山东华源向大股东山东地矿集团有限公司与北京正润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提起诉讼。山东地矿则将以第三方的身份参与此次诉讼。

  山东华源在诉讼中称,为明确公司2012年9月重大资产重组时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山东华源与山东地矿集团、北京正润签订了《关于ST泰复资产重组盈利预测补偿事宜之补充协议》,该补充协议约定:虽然山东华源作为ST泰复的重组方之一签署了《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但山东鲁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山东地矿集团控制)和北京正润是盈利预测补偿事宜的实际补偿义务方和连带责任方。

  国浩律师事务所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抽屉协议”从基本的法律原则来说,对协议双方有用,但不得对抗第三方。即程序上山东地矿有权要求山东华源履行补偿义务,而山东华源则可以根据补充协议要求山东地矿集团及北京正润给予补偿。“实际效果上,如果协议被认定有效,山东地矿集团和北京正润需要兜底。”该律师表示。

  事实上,据山东地矿人士对新京报记者透露,此份《补充协议》就连上市公司也并不知情。因而也并未向投资者进行公告。新京报记者则试图向大股东地矿集团与北京正润求证,但截至发稿,并未获得回应。

  三股东蓄意减持

  《补充协议》在法律上能否被认可,成为山东地矿股份补偿事件的关键点。有投资者认为,此份协议属于所谓的“抽屉协议”,替换了风险承担方,若这份协议经过法院判断不存在实际效力,那么山东华源仍需要承担补偿义务。

  国浩律师事务所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从公布的文本看,补充协议并未有条款违反法律法规其被判定有效概率更大。“发起诉讼,可能更多的是山东华源的一种策略,通过公开协议,逼迫山东地矿集团代其履行补偿义务。”

  山东地矿人士则表示,不论补充协议是否有效,作为上市公司一方,都会按照盈利补偿协定来履行。

  或许正是山东华源与大股东有盈利补偿补充协议的存在,才使得山东华源大量减持山东矿业股票“有恃无恐”。

  早在2014年下半年,山东地矿2014年净利润无法达到重组承诺从而触发补偿条款,即已被市场预料到。而山东地矿2014年三季度报更显示,其当期净利润亏损约1166万元。

  而此时,也正是山东华源减持最疯狂的时候。山东地矿发布的公告显示,山东华源于2014年12月17日至2015年1月29日累计减持公司股票20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2732%。减持后,山东华源不再是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

  实际上,除去尚在限售状态中的股份,山东华源、宝德瑞、山东地利所持有的山东地矿75%的股份,在其2014年先后解禁之后,已被全部出售。

  山东地矿董事会办公室人员透露,山东地矿集团、地矿测绘院、北京正润、山东省国投、褚志邦5家股东,均把需要补偿的股份数量都备齐,可履行股份补偿义务,但山东华源、宝德瑞、山东地利因大量减持,其所持有的股份已不足补偿。

  大股东或丧失控制权

  根据山东地矿公告,本次发行对象应补偿的股份数量共1.01亿股。大股东山东地矿集团需补偿约3801万股。

  在2012年向地矿集团等八家特定对象发行股份重组后,山东地矿集团取代安徽丰原集团成为山东地矿第一大股东。目前,山东地矿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11306.03万股,占比23.92%,丰原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4434.03万股,占比9.38%,为第二大股东。

  而山东地矿2015年一季度报显示,山东地矿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2601.84万元。

  当初重组收购的资产或仍无法完成业绩承诺,继续触发送股条款。

  雪球财经上的投资人计算,因山东地矿主要资产为注入资产,假设注入资产扣非后的利润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接近,且全年经营情况没有变化,即2015年注入资产的扣非后利润为-1.04亿元。这也就意味着,2015年将继续触发盈利补偿,大股东们需要向中小股东补偿19202.8万股。2014-2015年两年的累计补偿将超过2.9亿股。而截至目前山东地矿总股本4.73亿股,流通A股2.98亿股。

  由于丰原集团属于受补偿股东,若2015年收购标的资产仍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再度触发送股条款,借壳上市仅3年的山东地矿集团,或将失去目前山东地矿实际控制人地位。

  而山东华源需交付的公司股份614.21万股,因为其与山东地矿集团盈利补偿补充协议的签署,或也将由山东地矿集团兜底。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未履行股份补偿义务的两家公司,山东地利发起股东分别为北京正润及山东地矿集团子公司山东地矿置业。而北京宝德瑞,则为北京正润100%控股子公司。

  新京报记者查阅工商登记信息,今年2月,上述两公司均进行了工商登记变更,山东地矿集团及北京正润退出。但业内人士猜测,从山东地利、北京宝德瑞拒不履行股份补偿协议,或因山东地矿集团与北京正润原因。

  山东地矿董事会办公室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如2015年仍触发业绩补偿,公司将按既定协议进行股份补偿。其也表示,接连进行股份补偿,确实有稀释大股东股份可能,但还要看大股东是否有其他动作。

  从国际上看,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地缘政治问题频发、美国调整货币政策,国际政治经济格局正在发生较大变化,是我国经济诸多问题发生的大背景。近日国际权威机构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刷新历史新低,都是佐证。作为已高度融入国际经济社会的中国,自然无法独善其身。从国内看,我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增速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再让拥有庞大经济体量的中国实现动辄两位数增长,也不符合经济发展客观规律。

  进一步分析,我国经济运行正在呈现趋势性的积极变化。截至去年11月,国内消费月度增速已连续4个月回升,网络零售、服务消费等高速增长,居住类消费和汽车市场两大传统经济支柱亦有转暖迹象。据统计,去年1-11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同比分别增长7.4%和15.6%;去年11月汽车销售量同比增长20%,其中1.6L及以下乘用车销售同比增长29%。投资和出口同样可圈可点。去年前11个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实现了同比名义增长10.2%,初步扭转了年初以来增速持续回落的势头;以高铁、核电和卫星等为代表的产品受到了国际市场青睐,我国在亚洲高端科技产品出口中所占份额升至2014年的43.7%。企业活力也在增强。这不仅表现为新注册企业数量激增,而且表现在不少高科技公司、成长型企业竞争力加快提升上。例如,“华为”去年全年的智能手机发货量同比飙升44%,年发货量突破1亿部;“外运发展”的快递业务大放异彩,公司去年前三季度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78%以上。

  □新京报记者 李春平 北京报道

  更要认识到,我国拥有全球最多的外汇储备、配套最完善的制造业基础、最大规模的科技人才队伍,制造业的综合优势短期内不会完全丧失;无论是投资还是消费,无论是传统产业升级改造,还是新兴产业发展壮大,都有着巨大上升空间。发展的潜力不是虚无缥缈的,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保持定力是一种力量,所谓“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但保持定力不是无所作为,更不要以为能天上掉“馅饼”。当前,我们要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场硬仗,让产品有市场,让企业有利润;同时也要把“底线思维”内化到骨子里,建立健全反应快捷、执行有力的风险防范机制,把一切可能的风险消灭在萌芽里。扎密防风险的“篱笆”,这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前提,也是成熟市场经济国家的共同追求和普遍做法。(作者:平 言 经济日报 2016.1.12)

内容搜集整理于牛牛赌博http://www.uywang.com/JJeyM/305304691.html,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